原题目:那些年滚瓜烂熟的经典文言文,你还能背出吗

《爱莲说》《陋室铭》《马说》……那些年我们熟记于心的经典古文,你还能背出几篇?“不积跬步,无以至千里;不积小流,无以成江海”“说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……这些名句,你还记得是哪篇古文里的吗?我们一路温故而知新。

《爱莲说》

【宋】周敦颐

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蕃。晋陶渊明独爱菊。自李唐来,众人盛爱牡丹。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喷鼻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不雅而不成亵玩焉。

予谓菊,花之隐逸者也;牡丹,花之富贵者也;莲,花之正人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。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!

《陋室铭》

【唐】刘禹锡
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苔痕上阶绿,草色进帘青。说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可以调素琴,阅金经。无丝竹之乱耳,无文案之劳形。南阳诸葛庐,西蜀子云亭。孔子云:何陋之有?

《马说》

【唐】韩愈

世有伯乐,然后有千里马。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。故虽著名马,只辱于奴隶人之手,骈逝世于槽枥之间,不以千里称也。

马之千里者,一食或尽粟一石。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。是马也,虽有千里之能,食不饱,力不足,才美不过见,且欲与常马等不成得,安求其能千里也?

策之不以其道,食之不克不及尽其材,叫之而不克不及通其意,执策而临之,曰:“全国无马!”呜呼!其真无马邪?其真不知马也。

《木兰辞》

唧唧复唧唧,木兰当户织。不闻心裁声,唯闻女感喟。问女何所思,问女何所忆。女亦无所思,女亦无所忆。昨夜见军帖,可汗年夜点兵,军书十二卷,卷卷有爷名。阿爷无年夜儿,木兰无长兄,愿为市鞍马,从此替爷征。东市买骏马,西市买鞍鞯,南市买辔头,北市买长鞭。

旦辞爷娘往,暮宿黄河滨,不闻爷娘唤女声,但闻黄河道水叫溅溅。旦辞黄河往,暮至黑山头,不闻爷娘唤女声,但闻燕山胡骑叫啾啾。万里赴军事机密,关山度若飞。朔气传金柝,冷光照铁衣。将军百战逝世,壮士十年回。回来见皇帝,皇帝坐明堂。

策勋十二转,犒赏百千强。可汗问所欲,木兰不消尚书郎,愿驰千里足,送儿还家乡。爷娘闻女来,出郭相扶将;阿姊闻妹来,当户理红妆;小弟闻姊来,磨刀霍霍向猪羊。开我东阁门,坐我西阁床,脱我战时袍,著我旧时裳。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。出门看火伴,火伴皆惊忙:同业十二年,不知木兰是女郎。雄兔脚扑朔,雌兔眼迷离;双兔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?

《生于忧患,逝世于安泰》

【先秦】孟子

舜发于畎亩之中,傅说举于版筑之间,胶鬲举于鱼盐之中,管夷吾举于士,孙叔敖举于海,百里奚举于市。

故天将降年夜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匮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克不及。

人恒过然后能改,困于心衡于虑尔后作,征于色发于声尔后喻。进则无法家拂士,出则无敌国外患者,国恒亡。

然后知生于忧患,而逝世于安泰也。

《师说》(节选)

【唐】韩愈

古之学者必有师。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。人非不学而能者,孰能无惑?惑而不从师,其为惑也,终不解矣。生乎吾前,其闻道也固先乎吾,吾从而师之;生乎吾后,其闻道也亦先乎吾,吾从而师之。吾师道也,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?是故无贵无贱,无长无少,道之所存,师之所存也。

嗟乎!师道之不传也久矣!欲人之无惑也难矣!古之圣人,其出人也远矣,犹且从师而问焉;今之世人,其下圣人也亦远矣,而耻学于师。是故圣益圣,愚益愚。圣人之所认为圣,愚人之所认为愚,其皆出于此乎?爱其子,择师而教之;于其身也,则耻师焉,惑矣。

圣人无常师。孔子师郯子、苌弘、师襄、老聃。郯子之徒,其贤不及孔子。孔子曰:三人行,则必有我师。是故门生不必不如师,师不必贤于门生,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如是罢了。

《兰亭集序》

【东晋】王羲之

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。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;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摆布,引认为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。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是日也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仰不雅宇宙之年夜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。

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,或取诸怀抱,悟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虽趣舍万殊,静躁分歧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曾不知老之将至。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叹系之矣。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已为痕迹,犹不克不及不以之兴怀。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。前人云:“逝世生亦年夜矣。”岂不痛哉!

每览古人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,不克不及喻之于怀。固知一逝世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。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。悲夫!故列叙时人,录其所述,虽世殊事异,所以兴怀,其致一也。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。

《桃花源记》

【晋】陶渊明

晋太元中,武陵人打鱼为业。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。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,渔人甚异之。复前行,欲穷其林。

林尽水源,便得一山,山有小口,仿佛如有光。便舍船,从口进。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步,名顿开。地盘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此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

见渔人,乃年夜惊,问所从来。具答之。便要还家,设酒杀鸡作食。村中闻有此人,咸来问讯。自云先世避秦时乱,率老婆邑人来此尽境,不复出焉,遂与外人世隔。问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此人逐一为具言所闻,皆叹惜。余人各复延至其家,皆出酒食。停数日,辞往。局内人语云:“不足为外人性也。”

既出,得其船,便扶向路,处处志之。及郡下,诣太守,说如斯。太守即遣人随其往,寻向所志,遂迷,不复得路。

南阳刘子骥,高贵士也,闻之,欣然规往。未果,寻病终,后遂无问津者。

《酒徒亭记》

【宋】欧阳修

环滁皆山也。其西南诸峰,林壑尤美,看之蔚然而深秀者,琅琊也。山行六七里,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,酿泉也。峰回路转,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,酒徒亭也。作亭者谁?山之僧智仙也。名之者谁?太守自谓也。太守与客来饮于此,饮少辄醉,而年又最高,故自号曰酒徒也。别有用心不在酒,在乎山川之间也。山川之乐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。

若夫日出而林霏开,云回而山洞暝,晦明变更者,山间之朝暮也。野芳发而清香,佳木秀而繁阴,风霜高洁,水落而石出者,山间之四时也。朝而往,暮而回,四时之景分歧,而乐亦无限也。

至于负者歌于途,行者休于树,前者呼,后者应,伛偻扶携提拔,往来而不停者,滁人游也。临溪而渔,溪深而鱼肥,酿泉为酒,泉喷鼻而酒洌,山肴野蔌,杂然而前陈者,太守宴也。宴酣之乐,非丝非竹,射者中,弈者胜,觥筹交织,起坐而鼓噪者,众宾欢也。苍颜鹤发,颓然乎其间者,太守醉也。

已而落日在山,人影狼藉,太守回而宾客从也。树林阴翳,叫声高低,游人往而禽鸟乐也。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,而不知人之乐;人知从太守游而乐,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。醉能同其乐,醒能述以文者,太守也。太守谓谁?庐陵欧阳修也。

《岳阳楼记》

【宋】范仲淹

庆历四年春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。越来岁,政通人和,百废具兴,乃重建岳阳楼,增其旧制,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。属予作文以记之。

予不雅夫巴陵胜状,在洞庭一湖。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;朝晖夕阴,景象万千。此则岳阳楼之年夜不雅也,前人之述备矣。然则北通巫峡,南极潇湘,迁客骚人,多会于此,览物之情,得无异乎?

若夫霪雨霏霏,连月不开,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;日星隐曜,山岳潜形;商旅不可,樯倾楫摧;傍晚冥冥,虎啸猿啼。登斯楼也,则有往国怀乡,忧谗畏讥,满目萧然,感极而悲者矣。

至若春和景明,波涛不惊,高低天光,一碧万顷;沙鸥翔集,锦鳞泅水;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而或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!登斯楼也,则有心旷神怡,宠辱偕忘,把酒临风,其喜洋洋者矣。

嗟夫!予尝求古仁人之心,或异二者之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;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平易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然则何时而乐耶?其必曰“先全国之忧而忧,后全国之乐而乐”乎?噫!微斯人,吾谁与回?

◎本文图源收集,版权回原作者所有。


义务编纂: